廣告
廣告
廣告
張一鳴做手機?會重蹈錘子、美圖、樂視的覆轍嗎
通信產業網|2019-06-19 08:46:16
作者:孫冰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5月27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字節跳動(今日頭條、抖音的母公司)正采取行動進入硬件領域,開發預裝自有應用(包括新聞推送、短視頻平臺和游戲)的智能手機。

被外界稱為“APP工廠”的字節跳動,在互聯網領域已經不斷拓展邊界。而“開發智能手機”似乎意味著張一鳴又把野心延伸到了硬件領域。《中國經濟周刊》就此事向字節跳動方面求證,得到的答復是“市場傳聞,不予置評”。

接盤錘子,張一鳴硬件夢落地?

此傳聞并非空穴來風,字節跳動確實已經開始在智能手機和IoT領域進行布局。

早在今年1月份,字節跳動就宣布收購錘子科技的部分專利使用權,錘子科技最有價值的Smartisan OS系統歸于字節跳動旗下。而錘子手機全部硬件員工以及部分軟件員工500多人,也轉入字節跳動,重新簽訂勞動合同。其中最受關注的是吳德周帶領的硬件團隊。

吳德周2001年大學畢業后加入華為,榮耀品牌成立后,吳德周曾出任華為榮耀產品線總經理;2016年,吳德周被羅永浩“挖”來,開始擔任錘子科技產品線、硬件研發副總裁,負責錘子科技的產品線以及全部硬件研發工作。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今年1月24日,字節跳動新增6個名為“字節錘子”的商標,所屬類別分別為“軟件產品、科學儀器”“科研服務”“廣告、銷售、商業服務”“教育、娛樂服務”“社交、法律服務”和“電訊、通信服務”。

今年4月,錘子科技官方微博更新認證信息,認證主體由錘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轉變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由字節跳動有限公司旗下的北京星云創跡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

對于“接盤錘子”,字節跳動對外的官方解釋并未提到要做手機,而稱主要是為了在教育領域做一些布局。因此,市場傳聞:字節跳動或將在今年下半年發布專為兒童定制的智能教育手機。

從去年開始,字節跳動確實在教育領域動作不斷。2018年5月,字節跳動上線了K12英語教育產品gogokid;2018年12月,推出AI智能英語教學平臺aiKID;2019年5月,推出K12網校平臺大力課堂……此外,字節跳動還投資了公立學校信息服務商曉羊教育和美國互聯網創新大學Miverva,并傳聞要收購學霸君的B端業務……

字節跳動內部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收購錘子和做硬件都是張一鳴自己的想法。“硬件肯定是要做的。” 張一鳴并未確定形態一定是手機,各種IoT智能終端都有可能。而有媒體也報道稱,張一鳴一直夢想著推出一款預先安裝字節跳動APP的智能手機。

尋求邊界突圍,為上市鋪路?

今日頭條(Topbuzz)、抖音(Tiktok)、西瓜視頻(Buzzvideo)、火山小視頻(VigoVideo)、悟空問答、FaceU……經過7年的發展,字節跳動無疑已經是一個流量帝國,其秘訣在于流水線一樣的生產APP,并且不斷制造出爆款應用。但這個模式也意味著字節跳動需要更多爆款。

2019年以來,字節跳動拓展邊界的動作越來越多。比如頻頻試水社交。今年1月,字節跳動推出短視頻社交產品多閃,叫板微信;5月20日,另一社交產品飛聊也上線。再比如,2019年3月,字節跳動上線了企業辦公套件產品Lark,這款對標騰訊微信和阿里釘釘的產品,明顯是想分食企業服務市場。

游戲領域也沒閑著。2019年3月,字節跳動收購三七互娛(002555.SZ)子公司上海墨鹍數碼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以及上禾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45.19%的股權。此前,字節跳動旗下西瓜視頻已經涉足游戲直播業務,今日頭條上線了“今日游戲”模塊,抖音也上線“音躍球球”小游戲。

此外,在音樂、電商、金融、文化經紀領域,字節跳動也蠢蠢欲動。今年4月,字節跳動旗下北京基石泰來科技有限公司變更經營范圍,新增從事互聯網文化活動、出版物零售、演出經紀等業務。另外,據稱,字節跳動將針對海外市場推出音樂流媒體應用,正在開發一款付費音樂服務。

在互聯網領域,字節跳動已經不停拓展邊界,幾乎稱得上“風口盡收”。此番又將目光延伸到硬件領域,可見張一鳴的野心之大。分析人士認為,這與美團上市前也不斷拓展新業務類似,硬件業務無疑會為字節跳動IPO增加想象力籌碼。

去年下半年,市場就密集傳聞過字節跳動將很快上市,但畢竟去年的資本市場形勢似乎不是上市好時機。一些“流血上市”的公司,市值較此前估值腰斬者比比皆是。最新消息是軟銀集團(SoftBank)旗下的愿景基金投資了字節跳動,估值為750億美元至800億美元,這個數字足以讓字節跳動成為全球頭號科技獨角獸。

張一鳴會重蹈前輩覆轍嗎?

對于張一鳴要做手機的消息,業內人士和行業分析師們并不樂觀。畢竟,智能手機早已是一片紅海,廝殺慘烈,而且隨著頭部公司逐步收割市場,二線品牌的空間已經非常小,否則,曾經擁有大量粉絲的錘子,也不會淪落到賣身境地。

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機等硬件產品要想成功,需要跨越供應鏈和渠道兩大門檻,這對于一家一直做“輕”生意的互聯網公司來說,都很有可能是不能承受之重。此前也有美圖這樣擁有龐大用戶群體和流量的互聯網公司,想在某一細分領域做出一款小眾手機分得一杯羹,但最終仍以失敗告終了。

業內人士預測,如果張一鳴真的做智能手機,很可能會采取“硬件補貼、服務盈利”的互聯網打法,用低廉的硬件價格加上用戶喜歡的內容和軟件服務獲取市場。這意味著,一開始可能要硬件賠錢,積累到一定數量后,再通過服務來彌補虧損、獲得盈利。雖然“賈布斯”賈躍亭在樂視玩這招,最終把自己“玩死”了,但商業邏輯上,這并非絕對走不通。

不只字節跳動,幾乎每個互聯網公司都有個硬件夢,從谷歌、亞馬遜到Facebook,從阿里、騰訊到百度,但是尚無成功案例。祝張一鳴好運。

0

責任編輯:曉燕

【歡迎關注通信產業網官方微信(微信號:通信產業網)】

版權聲明:凡來源標注有“通信產業報”或“通信產業網”字樣的文章,凡標注有“通信產業網”或者“www.iyeela.tw”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通信產業報社,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復制、摘編等用于商業用途。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通信產業網”。

發表評論
評論More+
合作伙伴
×
单双中特合资料